liverpool 5-1 Arsenal

來人啊!給朕拿塊遮羞布來!

jack baby jack

暌違許久,好不容易今天和槍迷們一起看球,但因為本人下午在玩具反斗城玩翻了,所以遲到了一點點點點,真的是一點點點點,但這一點點點點就已經讓馬丁斯克特打入了本場比賽的第一球。我到時,原本想說:啊...那這樣結束後得補一下高光才能來廢話點什麼,如果沒看到還腦補寫了有的沒的,這樣真是不太妥,在下是不做這種腦補超展開心得的。不過整場比賽下來,我想算了,都被打五球了,並不會因為我沒看到第一個掉球就讓我有可以腦補讓槍手的輸球合理化的藉口。

sad wenger

根據我幾年來亂翻教授賽後訪談的經驗,這輸球就是幾個理由在換來換去,可多選:

1.對手太粗魯
2.草皮狀況很差
3.賽程太緊我們很累
4.裁判太------(消音,我害怕偉大的英足總)
5.我們的傷兵太多

可是槍迷雪亮的雙眼也看到了,別說是多選題了,今日根本是以上皆非呀!!!!今天這比賽的狀況真是太詭異,除了槍手集體食物中毒,所以身體狀況欠佳這個原因外,我根本就認為只有可能是我的曼聯和切爾西朋友對槍手下蠱,集體中邪,這完全不科學啊!!!!不!科!學!我並非不承認我們輸給了紅軍,而是這場比賽有許多令人完全無法了解的事情。第一個掉球我到場時,槍迷說那是個越位球可是邊審沒有吹,好吧,反正今天也不是被贏個1-0,其實計較這邊審到底有沒有偷懶已經不是重點了。

poor Szczesny

槍手的防線一如往常的靠前,一直以來這就是所謂的Gunner style,不過今日紅軍的打法,以及槍手中場完全沒有失控讓槍手在前20分鐘就顏面盡失。紅軍司徒與斯特林站的位子是在阿特塔之後Per之前,也就是站在後腰與中衛之間,有時當斯特林比較靠中路時,司徒甚至是貼著柯斯切爾尼與其平線,另外,這場比賽阿特塔跟Per間的空間相當大,好像他們從來不認識彼此一般。所以當槍手掉球或是對方推進時,很容易一個直塞,就穿過了防線,讓紅軍前鋒直接面對苦主什琴斯尼。

苦主

另外,這場比賽竟然出現了,阿特塔拿球,但沒有一個槍手想要上來拿球,或是跑動替阿特塔拉出空間,只有阿特塔拿球,左腳掂一下,右腳碰一下,其他的黃衣服就站在原地看他,仿佛阿特塔可以後空翻又瞬間移動的過掉身旁的對手,把球給吉魯讓他Goal。我說,足球小將都沒有這樣玩吧,更何況槍手裡也沒有大空翼,到底為什麼沒有人要跑動?

Ozil

以及,這個賽季槍手打得行雲流水的比賽,到底為何叮咚響,是因為當推進時,小組兩到三人的配合相當的流暢,咚咚咚咚地,你傳給我,我回給你,我跑出空間,很快的就可以往前推進。就算真的不慎失誤掉球了,小組配合的兩三人也會直接上前逼搶,沒有搶回來也不會讓對方太好打反擊。但今天呢?什麼推進?什麼小組配合?用放大鏡都看不到這東西,也沒人試圖想找回來。

Bac plz stay

在防守端很糟糕,也還是可以打「就是要比你多進一個」這樣的路線。可是今天進攻更是讓人覺得簡直都要中風了,幫我打119。我完全不懂不了解不明白不理解,為什麼今天好不容易推到靠近利記大禁區的球,一定無論無何都要傳到中路起腳?今天這場比賽擺明了,米格魯的前方就是有斯克特和圖雷這對門神,而且簡直把吉魯和下半場被換上來的波弟,收在口袋裡放得好好的,連個該聲都沒有。

Santi

對方的防守球員守得好也就認了,上半場槍手前場的站位還出一道絕望的鴻溝,就看著吉魯站在斯克特和圖雷的前方,然後far~~~~far~~~~~away你好不容易看到了川哥與阿佐以及張伯倫跟晃來晃去的威脅兒。請問你們都站差不多平線,是要怎麼把球給吉魯?果其不然的就是拿到球後要馬就是自己轉圈就掉了、傳丟了,被對方逼搶走了,再者就是塞給會來一些拿球的吉魯,結果法國人過不了斯克特與圖雷這關,或是吉魯在斯克特與圖雷間等,拿到了球,在被兩者斷走,這到底是哪門子哪個流派的進攻?

we will be OK

唉唉,阿特塔罰進的點球大概是那碩果僅存的一咪咪遮羞布,但連臉都遮不住,超小張。



Keep the faith and love Arsenal.

 

順便說說,今天是去國父紀念館附近的小倫敦看球的,雖然叫小倫敦,但店內有相當多The Beatles與利物浦的收藏。以下店家資訊

店名:Little London Taipei(小倫敦)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延吉街131巷26號B1
電話:(02)8772-2477

啊啊,因為看球的時候很緊張所以沒點吃的東西,原本想外帶手工的司康,但因為傷心欲絕一整個就忘了。
PS.只是因為現在台北可以看球然後交通方便的地方不多,知道了我就順便貼一下,That's all。如果有人知道可以看球的新去處,普哩斯請告訴我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ya★ 的頭像
Yaya★

Gooner no.4

Y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